精選文章

まろ的寫作教室:第七課【劇情流程】序幕(下)


本文作者まろ,為輕小說《南十字星》的作者,希望能以自身經驗讓更多朋友寫出好故事。感謝授權「內容駭客」網站轉載,特此申謝。

故事發軔的重要性,不僅是擔當了全劇初始的介紹,最重要的是埋下最初的伏筆,與結局前後呼應。

最近,一直有網友因為「如何寫好小說」找上門。所以,我把自己寫輕小說的經驗,整理成34個主題,分成【準備作業】、【劇情流程】與【寫作經營】三個階段。

無論你是想寫小說傳記企業沿革,這些文章都能給你幫助。不管你的寫作程度為何,我都會在【準備作業】、【劇情流程】這兩階段帶你完成一篇作品!

本單元引用了棒棒棠創意行銷的獨特見解,感謝Elton老師建構了文字溝通與心理學之間的橋梁,特此鳴謝。

序幕定準故事前半推進的方向,讓讀者一以貫之,不致迷航。

歡迎回到【寫作教室】單元!我們要繼續鳥瞰《南十字星》第一回的【其之二】、【其之三】,請與我一同學習吧!在進行之前,建議你從「まろ的寫作教室 tag」確認一下,你是否已經讀完第一到第七課(中)的內容。如果你並不想創作幻想系故事,第五課(上)可以略過。

那麼,我們就馬上開始囉!

《第一回其之二》

熾烈陽光不甘被擋在屋簷劃出的界線外,偷偷地向內滲。
十三年前的夏天,南方小島的空氣裡,記憶中灼熱感與西瓜清甜味中,溶入了薰衣草的香味。

「啊啊,您好。非常感謝各位入住。服務人員都是我們自家人,啊,這位是我的孫子小哲。」
純樸的中年婦人親切地招呼著這次入住的客人,黝黑皮膚上有幾條深刻的皺紋,因為她愛笑,所以大家都說那是笑紋。在她身邊的是拿著一片西瓜,看起來傻氣傻氣的小男孩,頂多才四五歲而已。

這次的客人有點特別。除了一位和服正襟,整張臉就像是古代大官的花白髮老人,與一位與小哲同樣約略四五歲的紅髮小女孩以外,是一大票與季節脫節的黑西裝墨鏡男子。小女孩看來不太甘願,在門口打量著這棟小小的兩層木造旅館。

一開場,就使用五感同步將讀者帶到南方小島的夏天。也許你注意到「溶入了薰衣草的香味」,這就是女主角的象徵。依照劇作經由刪除與扭曲後而單純化的因果關係,讀者知道女主角登場了,只是作者沒有正面的證實。

透過這段敘述,我們知道主角從小就傻傻的,還有依稚的家族成員有點不尋常,以及依稚從小就很不討喜。(我其實滿想用「機車」這個字眼)

「那孩子很有天分,小小年紀就得到了免許皆傳。但…」
「如果可以,我希望能代替大小姐。雖然我只是個外人,而且實力也遠不及大小姐。但是老師,你們都被那早該作廢的約定綑綁著,我是這麼覺得的。」黑衣人如此說。

這段敘述帶出了很誇張的設定,「免許」、「皆傳」這兩件事情,合起來相當於我們常說的「出師」。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已經出師了?呃...這應該還是正愛玩的年紀吧?怎麼可能會認真地學習某項技能,甚至可以出師。第二句的「約定」暗示著小女孩承受某些壓力,已經可以用「綑綁」來形容。

樹林中的空地,小女孩一臉嚴肅地揮舞著未出鞘的腰刀,看起來與小佐原拿著的那把腰刀是同樣的。都是由白木製成,由工匠細細地磨除稜邊,並焦烙上刀銘。從樹葉的縫隙中灑下的陽光照著時,有種象牙般的質感。

原來她是在劍術上已經出師了,難怪其之一的逃亡記對她來說根本輕輕鬆鬆。而且她的腰刀打造得十分精緻,象徵持有人的地位有相當水準。

「……」回到樹林,換小女孩稚氣的臉龐完全鐵青。
「我拿到點心囉。有草莓大福餅,還有烏龍茶,沒錯吧。」亮出了戰利品,小佐原得意地笑著。
「可以當作我沒說過這話嗎?」
「不可以賴皮啦!妳爺爺說妳有免什麼東西的。」
小女孩找不到理由可以辯解了,看著野餐籃裡的兩份點心,她要拉爺爺當壞人的計畫徹底失敗。看小佐原笑得這麼燦爛,想來是沒辦法隨便帶過了。樹林中的風吹起,拍動小女孩的豔紅髮緒,像是催促著什麼。

女孩說主角若拿到點心,就告訴他名字,沒想到還真的拿到了。我們可以從女孩即使為難,也不願意賴皮的反應來看,她的個性遠比一般五歲小孩成熟,而且自尊心高。(也難怪會這麼機車……噢不,是不討喜)

樹林中的風吹起,拍動小女孩的豔紅髮緒,像是催促著什麼。」這段敘述,是讓場景帶出角色內心的情感。實際上,就我來說,角色只道出了大概一半的情感,剩下一半,甚至重要的情感經常是由背景帶出的。

我的朋友說過一句話:「在你筆下,整個場景的花草、風與光線,都是有情感的。」這是我對新海誠導演的致敬,我們會在【第十課:背景的情感】詳細說明。

輕垂下肩膀嘆了氣的小女孩。空氣中,傳來的淡淡薰衣草香。
此時,只剩風聲與小女孩微弱的聲音……

「我的名字叫做……」

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

「依稚!?」佐原忽然從床上坐起。
「……那誰啊?我怎麼會忽然叫這個名字?作夢嗎?」

瞬間我們從過去篇被接回原本的時間軸(與其之一相同),原來過去篇是佐原的夢境,而「紅髮小女孩=祭典的紅髮女孩=依稚」這件事情還在醞釀當中。我們目前只知道,這場解謎遊戲,已由主角想起「依稚」這個名字揭開序幕。

「哈……真的嗎?那就看《超能英雄大亂鬥》吧…」對於亞由葉的體貼,佐原只能說是女神等級了。不過才這麼想的當兒,就被…

『啊。我可以帶朋友一起來看嗎?』
給擊沉了。

「當
當然是可以的。」
快要噴淚的佐原說出了違心之論,其實他想說的是「當然是不可以!」。在禮貌地致謝後,亞由葉掛斷了電話。

我們暫時放下關於依稚的主線劇情,回頭看看開場的支線後續如何。哎呀,好不容易浮現的曙光,看來遇上了大危機啊。我們再次體會到主角的溫柔,不過他受的打擊好像快到臨界點了。

啊啊,如果是亞由葉的話,對方一定會非常開心地說「小葉妳真了解我,我太開心了」,順勢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。對方應該是叫做類似「金子一郎」的傢伙,大學還沒畢業就被某銀行內定了。等到亞由葉畢業後,兩人就要結婚,蜜月旅行去類似帛琉那種只有電視上看得到的地方。

『啊?這位嗎?這只是我的青梅竹馬而已啦,金子醬。』
亞由葉在電影院前微笑著說「青梅竹馬而已啦」的情景,成為超高解析的背景畫面。每播放一次,佐原就變得更小,好似亞由葉溫柔的表情與茶色的飄逸長髮已經越來越遙遠。

『這種幼稚的電影,只有小孩子才喜歡看啊。不過有小葉在,什麼都好看。』
『我好開心唷,金子醬。』
「啊我……」
『佐原同學,感謝你作陪。我先帶小葉去用餐。』
佐原的話還沒出口,就被一句à la prochaine給打斷了。看著兩人甜蜜的背影,被電影院強力冷氣凍結的佐原,連心都冰裂了。

可憐的主角開始自己的悲劇妄想,我們由此可知他的自卑是有到相當境界。這位金子先生刻意地使用法文說再見,也是為了彰顯他與主角的水準不同。至於是時尚優雅還是做作假掰,就見仁見智了。(笑)

「你(妳)怎麼會在這裡?」
在祭典上把佐原整得七葷八素的紅髮腹黑女孩也在,路人看不出來她隱藏在可愛外表下的小惡魔,只覺得左擁右抱的佐原真是男性的公敵。

「啥!?所以佐原同學就是那個約女孩子看《超能英雄大亂鬥》的白癡囉!?真有你的風格啊!」
紅髮女孩再度笑點全開,佐原整張臉羞憤到脹紅。
「金…
金子一郎還沒到嗎?」
「嗯?誰是金子一郎?阿哲你的朋友嗎?」
面對亞由葉的微笑,佐原瞬間覺得岔氣了。紅髮女孩在他耳邊偷偷說「唷,你以為由葉是跟男朋友一起來的嗎?可憐的孩子。」,讓他羞到有股想躲進下水道的衝動。

沒想到,亞由葉的朋友就是祭典上的紅髮女孩,這是依稚主線與亞由葉支線(支線不只一條)的首次交會。一般來說,這時應該是彼此介紹,但主角陷入了各種混亂,所以也顧不得這件事情。

這裡先矇過了「亞由葉怎麼認識依稚」的問題,但在第二季的第七回會解釋。

「哎呀?我沒跟你說我的名字嗎?」
女孩往佐原身後輕跳了一步,抬頭看了電影院外牆的巨大海報後轉頭說道。

「我叫草莓,天草野草莓。雖然不是初次見面,還是請多多指教。」
紅髮女孩用俏皮的稍息姿勢說道,雙手靠在纖細腰支與性感臀部的弧線上。同時顯得胸部的發育遠超越了高中生的平均水準。啊,又有路過的男生被女朋友揍了。

「依稚……?」佐原脫口而出這個名字。
「你漏了最後一個字喔,佐原同學。」
草莓神秘的笑容,與這個她本人沒有發覺的性感姿勢,都和祭典那晚一模一樣。

先解釋一下,草莓的羅馬拼音是Ichigo,依稚的羅馬拼音是Icho,只差一個濁音字「ご」。所以從第八頁「她的表情,是一種惡作劇得逞的幸福微笑。」這句以來的伏筆鋪陳已經昭然若揭,故事前半段的主軸就是─

來到小鎮的轉學生草莓,是主角幼時在南方小島認識的女孩依稚嗎?

她們都有一頭紅髮、帶著薰衣草香的特徵,但目前還無法人贓俱獲。
到了第五回,這個主軸會開始鬆動、第六回有點搖擺、第八回過渡到下個主軸、第九回完全廢棄改成新主軸,直到第11回的結局。

序幕定準的主軸,會陪著我們度過【主角信念的動搖】、【重生之路】、【新生的序幕】與【表象問題的解決】。也就是五幕劇中的第一組三幕劇。(若你不知道這流程是哪來的,請參考《想寫故事?或想嘗試故事行銷?【寫作教室】專欄是你的好夥伴!》

啊?那下一個主軸是什麼?
不告訴你(笑),我們回到第一回其之二。

「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,在前往神社的路上,我們成為了情侶。或者,我們本來就是情侶……」
「……啥?」
輕鬆自然說出這種謎樣宣言的草莓,無視佐原臉上那無法理解的表情。看著她的笑容,她不像是說笑的,但佐原卻一點都聽不懂。相對於佐原這樣平凡的普通少年來說,草莓就像是山頂上的高嶺之花。而且,是在喜馬拉雅山頂上,要橫過一大片地雷草原才能一睹的夢幻名花。
至於那句「我們本來就是情侶」,這種不可思議的發言還是當作沒聽到好了。

我們順著主角被依稚的招牌姿勢同步到祭典當晚(技術上來說就是插敘),繼續說其之一結尾時,主角被強吻後之後的故事。

第一句話是什麼神邏輯?對吧。但對於知道真相的依稚來說,也許是成立的,如果主角跟依稚一樣,也惦記著對方的話。

這個伏筆與其說是給讀者的,更像是給主角佐原的。我想用這句話道出依稚的思念,並對比出一個非常明顯的問題。

依稚幹嘛不直接跟主角說,她就是南方小島上認識的那個女孩?

我想就前面的鋪陳來說,我給了不少理由(假設你有看小說內容)。但若你想要由她本人說明的答案,也許可以回想一下【第四課:創造衝突(中)】(連結)

還有個很浪漫的解釋,來自第一回其之三的起頭。

《第一回其之三》

很想忘了你,可是我做不到。
我只能任憑時間漸漸將與你的回憶塵封起來。
但卻在這個時候,再度見到了你。

就彷彿,
神在嘲笑懦弱的我一般。

曾經無數次想像你我重逢的情景,在冰冷的夜裡嚼著你溫柔的話語取暖。
然而多年以後,你就在眼前,我卻沒有勇氣對你說……


───我好想你。

依稚非常嚴重地被她的家族陰影所綁架,導致她的情感是非常糾結彆扭的。套句東克秀警部補在《若冰之翼》(南十字星的下一篇故事)說:「我想妳是個好女孩,只是偏偏生在天草野家。」

穿梭在逛祭典的人群中,佐原漫步著走往神社的方向。
過去的他,只會想著今天想玩什麼,想吃什麼,有沒有新的攤子。但他這時在意的是走在他身後的草莓,眼前的景物,都只是失焦的光暈般。因人群擁擠而不時碰到的手指觸感,與近到可以感覺到呼吸溫度的距離。

『不知道她現在的表情是什麼…?』
是四處看著攤位與人群呢?還是注視著自己的背影?只能找個理由轉身去看才知道了。

還記得我們在【序幕(上)】提到要考驗主角的專情嗎?這裡就是鬆動的開始。我運用了五感寫作的同步,來加強讀者的感受。

「我說,我們要不要走快一點?像妳這樣漂亮又引人注目的女孩子,跟我走在一起很丟臉吧。不過我還沒說完,就發現背後的人變成婆婆了。」
「嗚呼~」
草莓睜圓了眼,大笑著說「你真誠實。」

「不過,當你拉著我的手,帶我一起衝下山坡時。我並沒有拒絕你,不是嗎?」
說完還俏皮地加上了「哪?」一聲。
「僅今天晚上,僅在此地,我勉強暫時充當你的女朋友。」草莓微笑著伸起她纖細的手臂。

那麼,請牽著我的手吧,騎士先生。
可別放開了唷。

看來我們的主角還真是正直到讓人憐愛了(笑)。我想,依稚應該是想說「別再放開我的手,永遠」,但她太嘴硬了,這樣真的很難得到幸福啊。

夜色漸入,來參拜的人們也少了。在鳥居前,聽到了遠方傳來的鼓聲。仰頭看著,原來鎮上的神社這麼大,原來本殿屋頂是優雅揚起的春日造。原來從石階就開始懸掛著的整排紙燈籠光暈,是這麼地樸實而美麗。

在這段,我當然是想創造真實的參拜感受。但你是否注意到「原來本殿屋頂是優雅揚起的春日造」這句話很特別?這句話對於很熟日本文化的讀者來說,他會知道「春日造」是日本關西地方特有的神社樣式;對於不這麼熟日本文化的讀者來說,就會知道是「本殿屋頂優雅揚起的某種樣式」。

對於不太為人所知的冷知識,你可以用這種敘述方式。了解的人會被同步,不了解的人會被暗示。

「…東警官?你怎麼會在這裡。」草莓驚愕的話語,從佐原背後傳來。
「那還用說。妳在哪裡,我就會在哪裡。」
聲音的主人是個英俊挺拔的青年,身上的黑西裝簡化了剪裁,為了便於行動而設計。斯文的面容帶著嚴肅的表情,炯炯有神的冷酷雙眼像是獵豹一般銳利。俐落的黑色短髮,與他這身裝扮搭起來只能說是完美。

『這……這就是傳說中的前男友嗎!?』
高大英挺、社會人士,又是正義使者。以上三點佐原沒有一項比得上,就算全身上下加起來也都還差得遠,完完全全的被擊沉。但草莓並沒有放開他的手,反而抓得更緊了。

真是有夠慘,剛剛才認識一個女孩,馬上就出現疑似「前男友」的角色了,而且條件是完全沒得比。

「但是。」佐原放開了牽著草莓的手,轉身抓著她單薄的肩膀。
「妳總不能一輩子生活在過去的陰影中,永遠綁住自己啊!妳剛剛不是整我整得很開心嗎?為什麼遇到這傢伙妳就縮得跟蟲子一樣?」
「……………」草莓瞪大了眼,傻著半响說不出話來。她的表情,像是隱藏著許多思緒不斷閃過。紙燈籠的燈光照不穿她的深邃眼眸,連她那細微的、深層的表情變化都照不亮那般。

好在主角沒有這麼簡單就被打倒,他感受到依稚的情緒,出於滿腔熱血的一句話,深深地刺進依稚心裡了。還好依稚平日習慣隱藏情緒,所以只有大腦當機,沒有馬上表明身分。

你造的這是什麼孽啊!佐原哲!!

『今夜之後…我只為了保護妳而存在。』
大銀幕上,身上鋼鐵裝甲已經破爛不堪的男主角,在建築物即將倒下壓到女主角之際,用全身為她撐住了那巨大的水泥屋頂與扭曲的鋼筋。開啟的面罩裡,滿是汗水卻硬是故作輕鬆的表情不時閃過痛苦掙扎。

這句是本作中虛構電影《超能英雄大亂鬥》的台詞,「今夜」暗示著從祭典那晚開始,主角就只為保護依稚而存在了。不過,也正如這電影的情節,他們倆不會太好過。

「各位好,我叫龍前寺光。大家請叫我阿光就可以了,請多指教。」
金髮的男孩在黑板前深深地一鞠躬。
那深靛得接近黑色,燙得挺直的夏季制服合適得像是專為了他設計的。

暑假結束後,草莓果然轉學到班上來。除了她理所當然地造成男生們的瘋狂騷動外,還有另一個轉學生龍前寺光。他俊美得有如偶像般的外表、溫文有禮的談吐,還有讓女生無法抗拒的深情眼神與人如其名的開朗笑容。一瞬間就把其他男生給比了下去,自然成為女生們目光的焦點。

彷彿有個「前男友」還不夠那般,依稚成為主角同班同學那天,有位美少年跟著一起轉學來了。真可所謂「禍不單行」外加「屋漏偏逢連夜雨」,我們親愛的主角佐原哲,要透過這嚴酷的考驗來打動讀者,得到讀者的支持。

「啊那麼…天草野同學為何要轉學過來呢?」
戴著超厚鏡片眼鏡的青年老師,問了這個例行公事的問題。

「我啊……是為了成為某位同學的新娘而轉學來的
…」
說完還對佐原眨個眼,害佐原嚇得連人帶桌椅都翻倒在地,痛到爬不起來。
「佐原哲!你睡昏頭了是不是啊!?給我出去罰站!」
老師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,但班上的男同學可就心知肚明了。

畢竟是戀愛喜劇嘛(至少有一部分是啦),當然還是要有趣一點。不過在依稚捉弄佐原的表象背後,有更深刻的情感。

但,真相卻悄悄藏在連他本人都塵封的過去。


夜。純淨無暇的黯黑中只有熠熠星光,海和天空似乎融合為一。
船舷邊在海面畫出的軌跡,漾上了因水波扭曲的微光。
與海面平行,試圖劃破黑夜的光束。
那是船隻們仰賴的明燈。

環繞陽台上,小女孩的髮緒被燈光映成艷麗的紅色。
黑夜中的燈塔,玫瑰色雙眸啣著淚水的小女孩,與小男孩的對話。

───因為我…想要得到幸福。


在聞到的淡淡薰衣草香中,有海水的苦澀味。

在第一回的最後,以強烈的視覺同步,讓讀者跳躍到我們尚未詳細說明的,13年前在燈塔上的約定。

這是本故事一切問題的解答,但卻帶出了更多問題。我想,就結構來說,這段已經完成了懸念。但它顯然不夠強力,畢竟沒有經過連環的引爆伏筆,強度是很有限的。

如果這段讓你覺得「嗚哇,接下來好像會很有趣」,那它就是稱職的伏筆。若你覺得「天啊,我一定要趕快看下去」,那就成為懸念了。呃...我當然希望對你而言是懸念。


到了本堂的最後,我想你還是會有個小問題,如果你真的有把第一回看完。

「你花了不少篇幅描述依稚、亞由葉的外表。先不說到結尾才登場的阿光了,好像就連跑龍套的傻蛋二人組、不存在的金子一郎,他們的外表描述都還比主角佐原哲來得多咧!」

嗯,這是刻意的。還記得源自NLP的三個要訣嗎?刪除、扭曲和一般化。

當我把主角的外在形象幾乎都刪除,個性扭曲成比一般人溫柔一些,而且強調他真的很平凡。這樣,你的大腦會以什麼形象來呈現這個角色呢?

也許你猜對了,就是你自己。

為的是,我要讓你「附身」到這角色身上。而且「附身」的強度,會比其他角色更高。我期望這個角色,近乎100%能同步到你。如此,在未來的故事裡,你將能體會他的成長,共享他的喜怒哀樂。


恭喜你!完成了【序幕】篇的學習!你是否覺得寫作真的需要好多知識當基礎?正如我最近開始研究NLP。也許,你可以研究《南十字星》喔!(大笑)

在【劇情流程】階段,我都會以自己的輕小說作品《南十字星》當作教材。如果你想要深入學習,可以收藏這本小說書,並抱著「為什麼まろ會這樣寫?」的態度來看每一個句子,你將會成長得更迅速。

你可於博客來(連結)金石堂網路書店(連結)購買本書,或是參考線上連載(連結)的版本。在本堂的練習課之後,我們要進入【劇情流程】的細節【第八課:最小劇情單元】。主要引用的學術理論是人類學家范傑納的學說─人生儀式

參考的小說段落沒有特定的章節,所以就請你花點時間看看《南十字星》囉,有看多少是多少。下堂練習課,從【第三課:角色設定(下)】(連結)以來就好久不見的A‧J‧格雷馬斯的《行為模式》理論即將再臨!

下次是特別篇【從構思到寫作】(點擊連結即可閱讀),粉絲們詢問關於小說創作的問題,也是許多人常遇到的問題,希望能給你帶來幫助!

沒有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