まろ的寫作教室:第四課【準備作業】創造衝突(中)


本文作者まろ,為輕小說《南十字星》的作者,希望能以自身經驗讓更多朋友寫出好故事。感謝授權「內容駭客」網站轉載,特此申謝。建議請先閱讀上篇【第四課:創造衝突(上)-行為模式】(點擊即可閱讀)再閱讀本文。本文並非學術論文,若定理詮釋有不盡周延之處,尚請包涵,並來信至maro.huang@hukaka.com惠予指導。

角色追求慾望與信念的過程中,與周遭發生衝突,其實也正是劇作的核心。

最近,一直有網友因為「如何寫好小說」找上門。所以,我把自己寫輕小說的經驗,整理成34個主題,分成【準備作業】、【劇情流程】與【寫作經營】三個階段。

無論你是想寫小說傳記企業沿革,這些文章都能給你幫助。不管你的寫作程度為何,我都會在【準備作業】、【劇情流程】這兩階段帶你完成一篇作品,馬上就開始吧!

今晚的《真情聊天室》,邀請到紀錄片《南十字星》的女主角天草野依稚小姐,聊聊大戶千金亮麗外表下的內心世界。

まろ:「各位觀眾晚安,歡迎收看今晚的節目。感謝天草野小姐接受我們的專訪。」
依稚:「誒~不是要拍日常生活,是要上談話性節目喔?為什麼要專訪我啊?」
まろ:「因為妳是掌握《南十字星》劇情走向的關鍵人物。(認真)」
依稚:「不會吧!(大笑)那你應該去訪問阿哲吧。啊,那張圖表是什麼?」
まろ:「這是我們的訪問主軸,薩提爾大師《冰山理論》。」
依稚: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。(嘴角抽動)」


まろ:「我們從最上面的『行為』談談吧。妳為什麼會來到楓町呢?」
依稚:「就……阿光想帶我來啊。(別過頭)」
まろ:「妳這樣是在閃躲我的問題喔。妳為什麼會答應龍前寺來到楓町,成為佐原哲的同學呢?妳有期望些什麼嗎?」
依稚:「……我好難回答這個問題。我曾經抗拒來到楓町的想法,可是我還是很想與阿哲重逢。這樣說來很奇怪,但我不敢期望些什麼。」

まろ:「沒關係。不管怎說,妳與佐原重逢的心願是完成了。那我們來談談『應對』,妳為何不跟他說妳的身分呢?而且妳這樣捉弄他,是真心想跟他交往嗎?」
依稚:「你可能不知道,我們倆五歲時,就在南方小島認識了。那時我對他的態度真的很差(苦笑),他應該早就不記得了。但我很害怕,如果他還記得呢?」
まろ:「哦~所以妳就化名為『草莓』。」
依稚:「是啊。嘛,至於捉弄他,也許一部分是很氣他忘記我,另一部分是我也不敢以戀人的方式跟他親密吧。好啦,我很在意阿光的感受。」

まろ:「聽起來頗有佛洛伊德大師《心理防衛機制》那種感覺。」
依稚:「《心理防衛機制》喔?……大概吧,雖然我不太了解就是。」
まろ:「無妨,那我大概可以了解了。說到『情緒』這件事,妳好像每集節目都有程度不同的暴走。」
依稚:「真的假的!?有這麼誇張嗎!?(目瞪口呆)」
まろ:「別太驚訝,觀眾本來就是來看妳暴走的,只是妳暴走的原因是否合理。」
依稚:「我承認來到楓町後,變得很情緒化。畢竟我得偽裝另一個身分、在人前控制對阿哲與阿光的情感,還要加上面對由葉時的自卑。」
まろ:「的確是很辛苦,妳看看這張圖。」
依稚:「噗!(噴茶)」


まろ:「妳們才四個人,就有兩組三角戀,這是何其恐怖的人口密度。說真的,妳的『觀點』是什麼?怎麼看待這種恐怖平衡?」
依稚:「又是個好難回答的問題(苦笑)。在認識由葉之前,我本來期望與阿哲能有個浪漫的重逢。但搬到楓町那天下午遇到由葉後,我就明白由葉比我還適合阿哲。只是,我沒辦法馬上放下對阿哲的感情。」

まろ:「我把話題從《冰山理論》岔開一下。我有點好奇,對於只認識一星期就分開的佐原,妳居然掛念了他13年?」
依稚:「哈哈哈,不要說你覺得奇怪,連我都搞不懂為什麼。他在南方小島每天纏著我,說要幫我『尋找幸福』時,我其實滿懶得理他的。是因為他實在煩到我受不了,我正好想到《南十字星》的傳說,而且這島也看得到南十字星,就……」
まろ:「就?」
依稚:「……就當作敷衍他,跟他立下了約定。但當我回到老家,重回那孤單的世界後,我忽然對《南十字星》的約定有期待了。(泛淚)」

まろ:「我了解。每當妳想起那個約定,就像是整個人重回了那個時空。這是妳對自己產生了《反饋效應》,有點類似自我催眠,而妳身處的環境強化了效果。」
依稚:「差不多是這樣吧。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,阿哲在我心中也越來越重要。即便我看不見他、聽不見他,但他當初說要幫我『尋找幸福』的畫面卻在腦中不斷重播。(流淚)」
まろ:「……我想已經明白妳的『期待』了,只是有點抽象。」
依稚:「我想要得到幸福。但直到現在,我還是很難決定幸福的定義。所以我沒辦法在阿哲與阿光兩人中抉擇。話又說回來,我這種人有資格幸福嗎?(拭淚)」
まろ:「幸福的定義是個大哉問,我也沒辦法給你答案。不過,我應該找出了妳跟佐原之間的癥結,看這張圖。」
依稚:「嗚哇!我該怎麼說……你考慮轉行嗎?(大笑)」


まろ:「妳心裡的『渴望』已經漸漸明朗了。我想,妳願意跟著龍前寺一起來到楓町,也包含逃離老家的想法吧。」
依稚:「欸欸!?真的,那種每天要我活出千金小姐模樣的鬼地方,搞得我好想──嗶!啊!導播抱歉,還麻煩您幫忙消音了。(苦笑)」
まろ:「龍前寺給了妳兩個來到楓町的理由:一‧與佐原重逢、二‧逃離讓妳痛苦的環境。只是有些事對龍前寺來說,應該始料未及吧。」
依稚:「阿光他很好,真的很好,他是我遇到最好的人。也許正像他說的,阿哲就是在剛好的時間點進入我的心中吧。」
まろ:「我認真地覺得,妳必須更探索『自我』。如果妳自己沒辦法決定方向,別人也沒辦法幫妳更多。假設妳真的喜歡佐原,我建議妳告白,我用《賽局理論》分析給妳看。」


依稚:「…………我想請問一下,阿哲接受的機率有多高?」
まろ:「具體數值我不好說,但反正是壓倒性的高,我用《貝氏定理》幫妳算過了。以《南十字星》第一季所有事件的數據來看,妳告白成功機率超級高。」
依稚:「……我不能只考慮自己的幸福。」
まろ:「我了解,妳還要考慮龍前寺的立場。那等節目結束後,我幫妳分析妳們三人的賽局好了。」
依稚:「不用了!謝謝!(死命地搖頭揮手)
まろ:「總之請妳謹記這句話,以及別叫人把妳吊在窗外晾乾了。要珍惜喜歡妳,為妳付出的人。」

───時間不會停下腳步,只會逼著我們做出抉擇。《南十字星第三回》

依稚:「我知道的。(偏頭苦笑)」
まろ:「最後還有個問題要請教妳的意見。」
依稚:「哦?應該不是我喜歡的甜點清單吧?」
まろ:「有粉絲宣稱妳是他老婆,關於這件事妳有什麼看法?」
依稚:「……。啊!不好意思!導播我臨時有事情,先走囉,今天就錄到這邊啦,掰掰!(光速逃)

【字幕放送】次回《真情聊天室》將為您帶來本集的遺珠之憾─卡爾‧榮格等大師,以及更多實用參考,請記得訪問您的主要角色。願心理學家們與您同在!我們在【第四課:創造衝突(下)-學術理論的輔助】(點擊即可閱讀)再會。

沒有留言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