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選文章

まろ的寫作教室:【實戰問答】從構思到寫作


本文作者まろ,為輕小說《南十字星》的作者,希望能以自身經驗讓更多朋友寫出好故事。感謝授權「內容駭客」網站轉載,特此申謝。

最近常聽到一句話:「學習重品質不重時數,重輸出不重輸入」。透過第一次舉辦粉絲活動,我與粉絲們直接交流對於創作的心得,讓我們彼此都對創作更加了解。

最近,一直有網友因為「如何寫好小說」找上門。所以,我把自己寫輕小說的經驗,整理成34個主題,分成【準備作業】、【劇情流程】與【寫作經營】三個階段。

無論你是想寫小說傳記企業沿革,這些文章都能給你幫助。不管你的寫作程度為何,我都會在【準備作業】、【劇情流程】這兩階段帶你完成一篇作品!

當你意識到愈多問題,就代表你愈接近正確的解答。

哈囉,大家好。這次是特別篇,我在10月27日於MYSBOX咖啡桌遊館舉辦第一次粉絲同樂會,粉絲們提出了關於劇作的疑問。其實,她們的每個問題如果我都詳細回答的話,都是足以寫一本書的份量。

現場因為是互動問答,我的回覆可能不夠簡潔,因此特別撰寫這篇精華版來回應各位。如果您想要對劇作有更完整的了解,可以參考「まろ的寫作教室 tag」的文章。

Q1.思瑩:「故事的構想從何而來?」

(Copyright:KSS Oriental Light and Magic)

與很多創作者一樣,我剛開始只是模仿自己喜歡的作品。最初,只是湊巧買了KSS製作的《ToHeart》動畫VCD來看,沒想到同學也很喜歡,然後一群熱血沸騰的小鬼頭,就想創作類似的遊戲。本來我負責插畫,結果被迫接手寫劇本;等劇本寫完,連寫程式的同學都不做了,我才憤而把整個劇本放到網路上,沒想到引起迴響。

現在所發表的《南十字星》,其實是第四代的版本,而且是四個短篇故事的第一篇。它的始祖《僅此唯一》是我模仿《ToHeart》的致敬作,你會發現,這兩部作品的女主角髮色正好相反。(大笑)

如果你目前是劇作的新手,我有個實用的建議,就是「去改寫你喜歡的作品」。但在動手之前,你要先學會「捕捉故事中任何不自然之處」,別因為那是你心中的神作,就全盤接受。

之前,我教朋友創作故事,因為她喜歡漫畫,我就請她自己選一部喜歡的漫畫第一回,然後轉寫成小說。完成之後,我帶她檢視故事中所有不自然的地方。不挑則罷,一挑還真不少,多到她都有點自我懷疑了

接著我們遵守故事的原設定,想辦法重新讓故事能夠說得圓。完成的結果,看起來就像是一篇全新的故事。我會建議所有新手試著這樣出發,至少可以確保第一篇作品的水準。

在第一代《僅此唯一》連載結束後,許多讀者來信敲碗想看續作。那時,我也犯了與許多創作者/製作人/編輯一樣的毛病,只想要增加更多的角色與設定,以為能讓劇情更豐富。

那是個夏天的午後,我與一群好友發神經般地想出一大堆自認為有趣的元素,至少有四五十項。女主角亞由葉的妹妹小月、男主角阿光的妹妹琉季,都是在那場討論中誕生的。最後造就出的第二代《僅此唯一》,被我的編輯好友說「你這根本是硬把一大堆哏接在一起」。

好在那時讀者還是接受了,而且這個版本拿去參加比賽還得獎。回頭來看,根本是一場災難。不過這個「硬接」的過程,確實讓我領悟到「劇作元素的結合」該如何進行。

現今的第四代《僅此唯一》第一話《南十字星》,劇情結構還是依循著第二代的大綱,但將所有哏之間的空缺都補滿了。《僅此唯一》的第二代與第四代,都是相同的四個短篇,由四位女主角的觀點出發。第二代故事四篇總計八萬多字,第四代的第一話《南十字星》就要16萬6千字,可見得當年根本只是把哏塞成一團而已,毫無劇情鋪陳可言

至於劇情鋪陳,人在每個不同的時期,都有不同喜好。撰寫第四代《僅此唯一》時,影響我最深的作品是水瀬マユ老師的《打結不打解》(日語:むすんでひらいて)。因此現在的《僅此唯一》,已經看不到《ToHeart》的影子了。

另外一個重要改變是,明白角色設定的數量並不能帶來好作品。所以在第四代《僅此唯一》移除了大量的零碎設定,只留下故事主軸所需要的。

如果你希望自己成為全職創作者,在獲取靈感這件事情上,我會建議你「除了真的無法接受的題材以外,全都看一看」。若你可以把閱讀、欣賞作品的時間分成三等份,可以把兩等份用在你本來就感興趣的題材,剩下一份去看朋友們推薦的,但並非你喜愛的題材。

例如我妹妹會推薦我不感興趣的懸疑片,但只要她說「這部片真的很好看」,我就會看。如此,我才能獲得完全不同的刺激。所以我也跟編輯說,除了推理與官能兩種題材之外,我全都願意嘗試。我認為這點對於商業創作者是很重要的。


Q2.玟慧:「想知道如何創造出女主角的?」

這可真是個經典問題,連在場的Elton老師都追加了「哪個角色是你投射最多的?」

我想,「天草野依稚」這個角色,會是我創作生涯中的經典。幾乎可以說,她就是我內心的投射,只是外顯的我說自己是平凡的角色「佐原哲」。每當寫到依稚登場的時候,她的情感近乎是100%傳到我身上。

她在第一代《僅此唯一》,只是女主角亞由葉身旁的跟班,全然的花瓶角色。但在準備第二代《僅此唯一》時,我們認真地討論為何她要留在亞由葉身邊,為何不去追求自己的幸福。答案其實很簡單,因為她的原型,《ToHeart》的二號女主角志保就是這樣,我只是照抄而已。

這個質疑在後來的創作過程中不斷發酵,而她也越來越像個活人。有段時間,我真的覺得她經常出現在我的眼角餘光中,在樓梯間、走廊轉角一閃而過。因此在第二代《僅此唯一》,她已經不再是亞由葉的跟班。甚至到了第四代,已經成為亞由葉的對手,在《南十字星》的前半故事,打得亞由葉無法招架。

今年二月,國際書展的前一天中午。我來到展場,第一次見到她的人形立牌,我不禁如此感慨。


就技術面來講,除了選擇萌系畫師大加分以外(大笑),這個角色成功的關鍵在於,我用正反面的論述,營造了這個角色的糾結與兩難,同時也困住了所有讀者的心。

雖然這個結果有運氣的成分在,但她的人生依然是被我精密規劃出來的。是先決定依稚追求的目標與困境後,才營造了她的身世。仔細說來就是這樣的歷程:
  1. 女主角旁的跟班,名叫「莓」,平凡且家世不明。(第一代)
  2. 因不明原因喜歡同班同學佐原哲卻不敢表白。(第二代)
  3. 前述的不明原因是她似乎背負某種命運,注定會死於非命。
  4. 前述的命運牽連者就是龍前寺光。
  5. 她人間蒸發,直到佐原在南方小島的燈塔上找到她,想起南十字星的約定。
  6. 家族賦予的使命讓龍前寺光對她有虧欠。(第三代)
  7. 她與龍前寺光兩人代表敵對的大家族。
  8. 確立她出身自黑道家族。
  9. 龍前寺光對她是由虧欠轉為喜歡。
  10. 五歲就在南方小島認識佐原哲,本名依稚。(第四代)
  11. 為何她會死守與佐原的約定13年?
  12. 因為出自黑道家族,沒有朋友,因此反覆回憶與佐原的約定。
  13. 面對龍前寺光的心意,坦承已有喜歡的人。
  14. 龍前寺光相信自己比佐原好,因此帶著依稚來到楓町。
  15. 她因此取了個假名「草莓」與佐原重逢。
關鍵的第11項歷程,決定了她的出身、經歷,以便合理地把她推進這個糾結的故事裡。

所以故事的發想絕對不是從角色或世界觀的細節開始,是從「你想說什麼故事」開始。因此,即便依稚不是被設定成為美少女,也不會減損這角色的魅力。反而,她的美少女外貌,還加強了她的痛苦。

你必須非常清楚你想說什麼故事,因為當故事推進到約1/3處,你的角色會開始真的活起來,對抗身為作者的你。屆時,你無法任意操控你的角色,只能與他們協調故事的發展。這聽來很玄,但寫久了你就會懂。

角色的有些情感,連作者─故事中的神也無法插手。正如我在【第三課:角色設定(上)】所提到,南十字星的各段結尾,經常會有一句「在聞到的淡淡薰衣草香中,有海水的苦澀味」。這句話代表著,依稚這角色的倔強,甚至足以抵抗作者的意志。在故事的世界裡,她真實地活著。

另外,在構思故事時,並非第一個被想出來的角色就要當主角。在長篇故事裡,要以成長跨度最大的角色當主角。第四代《僅此唯一》是由四篇平行世界的故事組成,以夏季祭典當天發生的事件決定未來走向。

第一話《南十字星》之所以由依稚當女主角,因為她的成長跨度較大。然而最終話《楓之回憶》則是亞由葉的成長跨度較大,所以擔任女主角。當然啦,這是特地安排的。雖然我常說「《僅此唯一》裡沒有男主角」,不過佐原哲作為主角群中成長跨度最大的一人,所以是名義上的男主角。如果換成龍前寺光當男主角,因為他太完美了,除了放閃我不知道還可以寫什麼,《南十字星》可能寫個四回就結束了。


Q3.盈頴:「小說起承轉合的轉換跟每段落的起頭如何開始」

其實盈穎的問題,跟「如何撰寫小說這種文體」是相同的。(大笑)
她表示自己學過作文,可是寫小說好像跟作文不一樣。我先與她確認所謂的起承轉合,並不是真的各用25%的頁數來切分,才與她說明三幕劇。

但我並不是因為古典劇作大多採用三幕劇的結構,而是基於人類學家范傑納的學說─人生儀式,為「隔離」、「過渡」與「整合」三個階段。在「隔離」的階段,必須要有足夠強烈的理由,才能驅使角色脫離舒適圈。次之,在「過渡」的階段,角色的身心面臨劇烈的變化,以適應故事中的事件衝擊。最後,角色才能「整合」先前的經驗,重新回到出發點。

所以我們知道,你的故事必須透過角色完成這三個階段,你得要先掌握全篇故事的大致內容,才能夠切分出這三個階段。更複雜一點,可以進行兩次的「過渡」與「整合」,近年來的商業電影都是這樣的結構。

如果你已經有了故事的梗概,那麼,就可以選擇每個階段的劇情。例如南十字星的開場是佐原哲等電話等到睡著,既然他是等電話,那一定就有「約定要等電話」這件事。依此類推,你可以把故事的開場一路推到佐原哲出生的那瞬間,只是那一點都不重要

這就是小說與傳記、編年史不同的地方了。

小說只聚焦在重點,可以用倒敘與插敘來進行重要的回顧。所以說,你只需從角色開始演繹故事主軸的那一瞬間開始記錄,之前發生的事情用插敘進行重點描述即可

好,如果以編年史的眼光來看,從角色出生到《南十字星》開頭大概像這樣:
  1. 某年,主要的四個角色都出生了,但苦命的依稚被遺棄。
  2. 五歲時,佐原哲與依稚在南方小島相遇。
  3. 八歲時,佐原哲搬到楓町,與亞由葉相遇。
  4. 15歲時,依稚在與龍前寺光的對決中受傷。
  5. 18歲時的暑假前夕,佐原哲終於開口約亞由葉。
  6. 暑假開始,佐原哲與亞由葉各自先回老家幫忙。
  7. 夏季祭典前一周,亞由葉回楓町一趟,遇到了剛搬來的依稚。
  8. 夏季祭典當天,佐原哲等電話等到睡著,後來確認亞由葉不能去祭典。
  9. 佐原哲一個人前往夏季祭典,與依稚重逢。
不是說不能這樣寫,只是進入正題前讀者就先睡著了而已。

因為我們的重點在於「佐原哲戀愛之路的轉捩點」,所以我選擇「快轉」到他等電話等到睡著那時。如果你能把佐原哲開口約亞由葉寫得很精彩,那也可以選擇從暑假前夕開始。但佐原哲就不是擅長追求女孩子的人,所以我選擇從等電話開始。所以整個流程變成這樣:
  1. 某個夏季,少年等電話等到睡著。
  2. 興奮地接起電話,可惜是壞消息,無法與青梅竹馬亞由葉一起去祭典。
  3. 少年開始回想與亞由葉有關的回憶。
  4. 旁白陳述兩人的天淵之別。
  5. 佐原哲一個人前往夏季祭典,與依稚重逢。
  6. 之後以各段的插敘補足開頭之前的事件。
就技術上來說,這是「倒金字塔型寫法」的變形, 我覺得它更像底部較寬大的沙漏。重點是破題就用中等強度的伏筆吸引讀者,接著才解釋伏筆的前因後果,然後馬上轉往高強度的事件作為結尾。

有些書認為這樣的寫法算是倒敘,我個人認為這只是插敘的應用。因為我們不是在研究語言學,所以重點是明白如何使用即可。如果想詳細了解插敘與倒敘,可以閱讀【第六課:敘事方式與分鏡(上)】

然而,也不能快轉得太過分。一般來說,角色應該要從對事件有意義的地方登場。例如《南十字星》第二回的開頭,是從依稚在自宅裡穿了外套就出門。我略過了她起床之類的瑣碎過程,直接切進「隔離」的階段。但若是一起頭就是依稚在馬路上慢跑,那會有點奇怪。有些懸疑的作品會用這種技巧刻意營造氣氛,但我通常還是建議要遵守「從具有意義的甲地移動到乙地」的概念。

再來說到「轉換」這件事情,不管是唐詩的起承轉合、西方古典的三幕劇,它的敘事都是漸進的。打個比方來說,並不像階梯那樣,第一階是隔離、第二階是過渡、第三階是整合。如果我們可以把主角之間的情感強度數值化,整篇故事其實是上下不斷搖擺的連續曲線。

跨越階段的認知因人而異,但我認為,一旦角色體會到他「回不去了」,就代表他跨越了這個階段。如果我們謹守男女主角不會隨便領便當、不會隨便被拆散,那角色覺得這份情感「回不去了」的時候,就真的是回不去了。但在現實世界的我們就很難說,我們這輩子都經歷過許多次「回不去了」的感受,但最多是打掉重來而已。

打個比方說,因為我已經設定依稚無論如何,都不會拋下對佐原的情感,所以不管依稚與他鬧絕交,還是再度人間蒸發,最後我們都可以確定,佐原的努力終將得到回報。只是,這回報不見得是他最想要的結果。

只要作者不胡亂改變故事的發展方向,隨著角色之間的情感累積,就會出現那「回不去了」的轉捩點,也是我認為故事階段的分界點。

接著我們要以更細的刻度來看故事的推展了,那個單位就是「對話」。雖然我們說整篇故事是由隔離、過渡與整合三個階段構成,但實際上,這些階段依然是許多許多的對話。

在活動進行前,我沒有想到需要討論到這麼細節的項目。對話之於小說,就有如食材之於料理般的基礎且重要。大家都知道角色的對話不能隨便寫,但具體來講「不能隨便寫」的定義是什麼?

如果我們把對話當成角色間一對一的拋接球遊戲,就要先對這遊戲有定義。例如《南十字星》這場拋接球遊戲,最終就是比較「依稚對佐原」、「依稚對阿光」的分數。遊戲進行當中,會有人接不住、不想接或一時間找不到球等等狀況。偶而也會有拋接得超漂亮,宛如一過中線就出手投個三分球。

每一回合的得分,或正或負,就是角色們累積的情感,因此要先把規則訂好。例如對上依稚選手,一定要好好地把球接住,然後把球擦乾淨順便打蠟,再溫柔地投回去,否則一概扣分;但若是對上亞由月選手,就會變成暴投大賽,要小心別被她投出的球打中要害,而且最好閃得遠遠再把球放在地上滾回去。

如果把「對話」想成比賽的過程,也許你能比較明白對話要如何進行。因為小說是濃縮版的人生,近乎可以說就連角色之間的廢話,通常也會成為伏筆,跟你平日與別人對話是完全不同的事情。

能夠抓住「角色間幾乎每句對話都是為了加深關係」這個關鍵點,應該能讓你體會到小說對話的情感強度,遠比我們日常對話要高得多。也許正是沒注意到這點,新手通常會把對話寫得超冗長,變成日常記事。

經過了這次的活動,我想應該要在【劇情流程】階段增加新的一課【對話】,讓總課程來到35課之多啦...(苦笑)

最後,我要感謝Elton老師主動寫的心得,其內容真是深得我心。

今晚聽見一個創作者對劇作的熱情、堅持,甚至是癡迷!想讓故事出色,你得讓角色活過來,而不是設定他、妄想操控他。讓他和你對談,借你之手,寫下他的心思、眼見與行蹤,同時包容他會有一些不想透露給其他人知道的事情,讀者不易察覺,甚至連你自己也不知道。

願你對創作故事也像我如此癡迷,接著真的要來寫第七課的練習了。我們要與想要挽救自家拉麵店的第二代老闆,與他的水手朋友,為著遙遠東方的高冷高麗菜展開冒險!

次回,【第七課:序幕(練習)】再見!

沒有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