まろ的寫作教室:第七課【劇情流程】序幕(中)


本文作者まろ,為輕小說《南十字星》的作者,希望能以自身經驗讓更多朋友寫出好故事。感謝授權「內容駭客」網站轉載,特此申謝。

故事發軔的重要性,不僅是擔當了全劇初始的介紹,最重要的是埋下最初的伏筆,與結局前後呼應。

最近,一直有網友因為「如何寫好小說」找上門。所以,我把自己寫輕小說的經驗,整理成34個主題,分成【準備作業】、【劇情流程】與【寫作經營】三個階段。

無論你是想寫小說傳記企業沿革,這些文章都能給你幫助。不管你的寫作程度為何,我都會在【準備作業】、【劇情流程】這兩階段帶你完成一篇作品!

本單元引用了棒棒棠創意行銷的獨特見解,感謝Elton老師建構了文字溝通與心理學之間的橋梁,特此鳴謝。

只用少量的文字來敘述真的可以嗎?「少即是多」這句話不只適用在視覺設計,連文字溝通亦然,只要你別少了不該少的。

歡迎回到【寫作教室】單元!我們今天要一次鳥瞰《南十字星》第一回,也就是全篇的序幕,請與我一同學習吧!在進行之前,建議你從「まろ的寫作教室 tag」確認一下,你是否已經讀完第一到第七課(上)的內容。如果你並不想創作幻想系故事,第五課(上)可以略過。

如果,你在上次課程後有練習過,我猜你肯定會有一個疑問。

仲夏。
剛降臨的湛藍夜幕,來不及帶走風中的灼熱。風鈴與蟬鳴都靜默著,釋放懶散感的空氣中。少年,在和式的木頭走廊,倚著牆壁與矮櫃間的角落打盹。這時,矮櫃的電話響起。

主角家的形象,用這麼簡略的描述就好了?這樣真的可以嗎?呃…難道牆上沒有掛畫?放電話的矮櫃旁沒有順便放個盆栽?

我先不直接給你答案,如果你還沒做練習,也沒看過《南十字星》第一回,要請你別急著看完這篇文章(如果你正在上班,請等下班再看這篇文章!)。等你忙完了,有空閒時間了,當作借我半個小時,請到《南十字星》第一回其之一連載頁(連結)閱讀。請不要選在通勤的時候,選個你舒適放鬆的地方,不管躺著趴著倒著看都可以。看完第一回其之三就回來,別一路看到最新的連載進度!

Teatime…

好了,你也該回來了。

不知你是否也感覺,當你看完每一篇連載時,會稍微愣一下、頓一下,甚至似乎好像從夢裡醒來。我印象最深刻的,有位才20歲左右的年輕朋友,看過紙本書之後很慌張地問我「為什麼當換段時,我眼前看到的畫面也跟著變了!?」。若你平日就常看書、漫畫或電影,感覺可能特別深刻。

因為,你以為你在讀小說。實際上你在讀給大腦的懶人包,只是格式像小說。

大腦很懶,因為對它而言,它保留能量等著應付生死攸關的事情。所以跟它最好的溝通方式,就是依照重要程度給細節。如果不是什麼特別的場面,只需要與大腦做最基本的同步(很熱的夏季傍晚、和式走廊、電話聲)。剩下的,大腦會自動補充完成,以你記憶中真的去過的、電影漫畫看到的和式走廊,來完成整個場面。而且是你潛意識中最美的畫面,我永遠無法描述的那個畫面。

因此多餘的描述,非但無法寫出每個人心中那最美的畫面,而且,還會讓大腦負擔變重,沒有餘力去建構畫面。你猜得沒錯,這是輕微的催眠,所以故事到一段落的「甦醒」感,就是因為催眠結束了。(附帶一提,如果段落收尾得很不好,就會有「驚醒」的感覺,會讓人不舒服)

有三個要訣,源自於NLP(Neuro-Linguistic Programming,神經語言程序學):
  1. 刪除:不影響劇情或角色性格建構的陳述,就刪除它,除非是伏筆。
  2. 扭曲:用較簡單的觀點來描述。假設主角佐原有10種特質,其中兩種能顯得他溫柔,就聚焦於這兩種,其他特質加以弱化。但要注意,扭曲得太過頭會顯得單薄,無法引起共鳴。你必須抓到一個平衡,例如「他通常溫柔到有點奉獻過頭,但有時會浮現出佔有慾」。
  3. 一般化 :不是重要的敘述,就用普通的方式帶過。例如街上有許多人走來走去,如果不是特別的狀況,例如「滿街都是喪屍橫行,張牙舞爪地意圖闖進屋裡,他們口中傳來令人作嘔的惡臭」,那就只要用「人們依然忙碌地穿梭」就好了。
如果你有收藏《南十字星》小說書,也許會注意到封面寫著「Screenwriter まろ」。Screenwriter是「劇本」的意思,當你閱讀這小說時,是你的潛意識當導演,執導你所看到的畫面!

當然,一直讓大腦很無聊也不行,它會厭煩。因此本次課程,就要與你分享特別的場景如何「稍微勉強」大腦來進行同步或暗示,並逐步完成序幕所需的伏筆。

《第一回其之一》

『果然超閃的,我幹嘛要在這種日子出門啊。』
心裡叨唸著的少年吊著死魚眼,有氣無力地一步步踩在通往山坡上神社的石階。與那兩側石燈籠燈光交錯的,一對對開心的情侶走下坡去。愛情可以麻醉人,至少可以麻醉有女朋友在身旁,渾然不覺肩膀撞到少年的現充們。

這段承接了上一堂課的結尾。雖說主角在與亞由葉對話時,能夠一副故作瀟灑的模樣,但實際上他是在逞強。在這段,我用路人就算肩膀撞到主角也渾然不覺,來對比出主角與整個情境像是脫離的。

與鳥居同樣在微暗燈光下成朱紅色的,是女孩的及肩短髮。
一頭蓬鬆豐盈的髮緒,有著俏麗的波浪自然卷。迎風飛揚的瀏海,用綠色的四葉幸運草髮夾別開。上身淡粉色的夏季洋裝,胸口前有著兩層斜肩的荷葉邊飾,寬大到幾乎香肩畢露的圓領,展現女孩性感纖細的鎖骨線條。與像是花蕊般的上衣相襯的,是有如花瓣的粉藍色寬褶短裙。

女孩明亮的玫瑰色雙眸,眼角微微揚起的杏眼,有種溫和卻不失堅毅的氣質。把手抱在胸前,對於搭訕一副視而不見的表情。少年就算沒聽到他們的對話,也能從女孩的表情與唇形看得出來,她是真的很懶得理那兩名少年。

接著,女主角依稚(化名「草莓」)登場,因為是特別的場景,所以必須以詳細的敘述來初步雕塑出女主角的表裡特質。有一點比較特別,這位紅髮女孩,直到《第一回其之二》才提到她的姓名。

有些作者會在角色登場時,急著做個人檔案的介紹。其實只要能營造出其個性就好,其他細節即便是姓名,都可以稍晚再補上。但要注意,別讓太多主角都長期處於姓名不詳的狀態就好。至此,主線故事開始了。

『一看就知道是在等男朋友的,幹嘛自討沒趣啊。』
暗自下了結論的少年再度起步時,卻跟女孩的視線對上了。更糟糕的是,女孩瞬間閃出了賊笑,快步朝少年跑來。

很明顯地,這是個伏筆。因為這種事情不太可能會發生,所以暗示著女孩應該是跟主角有特別的淵源,但現在我們不知道。

「沒可能。這個蠢小子怎麼可能是妳男朋友。」其中一個較高瘦的少年擠眉弄眼地打量著少年,彷彿他從頭到腳沒有一個細胞配得上這個女孩。
「大哥我也這麼覺得。這傢伙,就像那個什麼原蟲。」另一個臉上有著雀斑的少年也說話了。

這時我們用路人的眼光來評斷主角,讓主角那「平凡」的特質更有說服力。路人及龍套角色很重要(這兩名不良少年是龍套角色),我們在【第11課:路人的用途】再談這件事。

「而且他跆拳道也是黑帶喔!」
此話一出,少年馬上感到大腦斷線。心裡高分貝地重複著「我一定會被打死」與「南無阿彌陀佛」那樣的背景音。不過他還是跟木頭雕像一樣杵在原地,充當女孩的盾牌或是掩體之類的東西。
「哈~!?」兩名少年冒出了完全不相信,連萬分之一都不相信的表情與聲音。
「我說小子。」大哥拍了少年另一邊的肩膀。
「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,不要只顧著在漂亮女孩面前逞英雄啊…」他咧著嘴陰險地笑著,右眼睜大到快要掉出來,嘴角還不自覺抽動。
「大哥說得沒錯。像你這種貨色,連我都可以秒趴了你喔!」跟班的少年也向前惡狠狠地戳了少年的肩膀兩下,但他那張充滿喜感的臉來耍狠實在沒什麼說服力。

我在上一堂提到《先讓英雄救貓咪》的論點。相較於安慰亞由葉,這次的「救貓咪」任務顯然困難也可怕得多,畢竟要一打二還同時保護一個女孩子嘛。讓我們來看看主角是否還能依然貫徹他的「溫柔」?

『快‧逃‧吧‧』
在瞬間近乎無法聽清的耳語落下時,少年抓起女孩的手掉頭就跑。顧不得山坡有些陡與路人訝異的目光,連跑帶滑地從石階旁的草地暴衝下去。如果可以,少年應該是想一把抱起女孩直接滑下去吧。

風,揚起了女孩的髮緒與裙襬,閃爍的光穿過時,艷麗的紅髮漾著淡染的柔邊。石燈籠光暈不斷被拋到身後,在那昏暗的橘紅染上女孩的粉頰當兒。

那絕對不是錯覺。

她的表情,是一種惡作劇得逞的幸福微笑。
在聞到的淡淡薰衣草香中,有海水的苦澀味。

結果我們的英雄抓著貓咪一起逃跑了。但這也沒有辦法,比起「純英雄」式的發展(好比說主角的武鬥天賦突然覺醒),我更希望透過這次逃跑,能在他心中留下傷疤,成為成長的動力。

這段絕對是個伏筆,若非它安排在中段,不然可能會升格到懸念。我們已經知道女孩很反常地露出「惡作劇般的微笑」,但那是為什麼?以及象徵她的「薰衣草香」與「苦澀味」,也隨著這短暫的親密(逃跑?)過程帶出。

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「有海水的苦澀味」這句話。曾有粉絲直白地問我說「那是指依稚在哭嗎?」,我說「是,但是她不會給任何人看到。」這個任何人包含了故事中的神─敘事者在內。這有一定程度是為了滿足五感寫作(目前規劃是第25課),但主要意義是表現出依稚的倔強。

「哈!哈!哈!快…快死了…我跑不動了。」喘到快斷氣的少年發出悲鳴。
「你真是遜到爆了耶,佐原同學。有空還是多鍛鍊一下比較好唷。」
兩人衝下山坡後,混進了逛祭典的人潮中。正好撈金魚攤有空位,少年二話不說就把女孩一起拉進去。看對方似乎沒有追來,體力耗盡的少年癱軟地跌坐在矮凳,女孩卻一派輕鬆地接過攤位老闆遞來的撈網。

「哈!哈!妳…妳說誰遜到爆…這還不都是…誒…?」
「本來就是你遜到爆啊。」
被少年抓著一起逃跑的女孩,居然臉不紅氣不喘的,用小惡魔般的表情揶揄他。隸屬回家社的少年體力的確不算太好,但好歹還算是一般人的水準。反而這樣程度的運動量,對女孩來說好像只是小菜一碟。

這裡的伏筆點出了女孩在體能上並非常人,這是依稚很重要的設定。

「呵…我是你小時候約定要嫁給你的新娘,你忘了嗎?」
女孩並肩蹲在少年身邊對著他說道,燈光只照亮女孩的半邊表情。她微笑著,語氣也很溫柔,但卻有點複雜,玫瑰色的眼眸裡彷彿藏著秘密。而抿起的唇,也似乎哏著說不出口的話語。

「真…真的嗎?」
「當然是開玩笑的啦,傻瓜。我剛轉學過來,因為是暑假期間,老師就先給我看過全班同學的照片嚕。你那認真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啊?想太多囉!」
「嘎……」
再度惡作劇得逞的女孩「噗嗤」一聲笑出來,像是說著「誰會相信這種老爛哏」。完全無視瞬間在漫畫般美夢中被擊沉的少年,看著捧腹大笑到合不攏嘴的女孩,只能說拿她沒轍。

『也是,怎麼可能會突然冒出一個漂亮女孩,說是我小時候的新娘咧。不過……』
但少年卻有種感覺,眼前的這名女孩,印象中似乎跟誰重疊了。只是一直想不起來,只能默默地看著這愛惡作劇的女孩。

好似,真的有種熟悉的感覺?

在這我借用(挖苦?)了很多作品的經典設定,然後再否定它的可能性(笑),最後透過伏筆,暗示這件事可能是真的。(會很欠揍嗎?老哏也要玩出新把戲嘛~~)

撈金魚攤的棚子前,不良少年二人組對著眼睛瞇成一直線,好像還有些耳背的爺爺級老闆大吼。在他們腳邊,少年與女孩蹲坐在矮凳上蜷曲著撈金魚,後腦掛著隔壁攤借來的面具,身上披著有偌大「祭」字的法被。怎麼說呢……完全是超業餘級的偽裝,這時的少年真希望有忍者般的本領。

『假面超人的面具跟你很搭唷。』
『閉嘴!!』
大敵當前的當兒,女孩還是不忘調侃人。而她的狐狸面具似乎也跟著咯咯笑著,到底是少根筋還是自信過剩?冒著冷汗的少年不斷用表情與手勢示意她閉嘴,但女孩卻是一派輕鬆地微笑。

面對很會找麻煩的貓咪,果然救援任務沒這麼簡單。但主角還是本著他的溫柔性格與急智,想辦法保護了女孩。

兩個白癡揚長而去,撈金魚老闆還沒進入狀況就結束了。

「噗。嘩哈哈哈哈哈哈!!超白癡的啦!!!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差點從矮凳翻下來的女孩整個人狂笑不止,捏一把冷汗的少年體力再度被抽空。苦著臉肩頭一攤,看來情緒已經按捺不住了。

「我說同學,妳是有毛病啊?還是喜歡故意找別人麻煩?」
「哎咿?不是很好玩嗎?」女孩停止了大笑,回應了個微笑。
「並不會。我不知道妳是何方神聖,但我可不是個打架高手。如果…」
「如果你被他們打趴了,就沒人保護我了麼?」
女孩把臉湊向少年,說著「是嗎?」。那微笑,混合著許多思緒,有淡淡的嘲弄、淡淡的期待…

與淡淡的開心表情。濃縮在那玫瑰色的,彷彿藏著話語的眼眸裡。

如果主角完全沒脾氣,那就一點魅力都沒有了,但我想相較於絕大多數人來說,他算是脾氣很好了。而且他並沒有完全陷入自己的情緒,他從對話中表現出以「保護女孩」為前提的想法,這個拿捏需要多加琢磨。

如果我們可以把主角的成長,就像是量身高一樣刻在牆上,此時此刻就是他「溫柔的極限」。未來,我們將見證他超越這個刻度。

卻被女孩抓住了衣袖,她請求的表情像是在說著「所以,請你不要離開」那般。女孩收起了誇張的笑容,壓低的長睫毛遮蓋著哀傷。那神情吸住了少年的目光,世界只剩他們兩人那樣的寂靜無聲。其他的一切,都只是陪襯女孩的背景,與為此灑下的光。

趁少年呆然時,女孩輕柔,悄悄地,宛如貓步般地貼近他。
輕閉著雙眼,疊上粉色的雙唇。

時間像是就此慢下,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記錄著時間的流逝。
一秒,兩秒……………直到連呼吸聲都變得模糊。

「哪。」伴隨在輕微的吸氣聲後,世界重新轉動。


───這樣,我們就扯平囉?


在世界重新轉動的前一瞬間,從女孩髮緒傳來的淡淡薰衣草香中。

有海水的苦澀味。

這段,以連續的五感細節同步(也許包含第六感了),要求大腦進入專注狀態。「一秒,兩秒……直到連呼吸聲都變得模糊。」是強烈的時間同步,要拖慢大腦的運作,把專注力用在「模擬出親吻的感受」。

這種狀態不能持續太久,所以用「伴隨在輕微的吸氣聲後,世界重新轉動」來解除同步狀態,並在最後以女主角的象徵留下伏筆。

伏筆滿滿滿的《第一回其之一》就到這裡結束了。

這次篇幅又比我預想的來得多(死魚眼神),我們把其之二與其之三的部分,留待【第七課:序幕(下)續‧主線方向的底定】(點擊即可閱讀)吧!

沒有留言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