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選文章

まろ的寫作教室:第六課【準備作業】敘事方法與分鏡(下)


本文作者まろ,為輕小說《南十字星》的作者,希望能以自身經驗讓更多朋友寫出好故事。感謝授權「內容駭客」網站轉載,特此申謝。

前提是靈魂、衝突與脈絡是筋骨,而敘事就是肌肉。

最近,一直有網友因為「如何寫好小說」找上門。所以,我把自己寫輕小說的經驗,整理成34個主題,分成【準備作業】、【劇情流程】與【寫作經營】三個階段。

無論你是想寫小說傳記企業沿革,這些文章都能給你幫助。不管你的寫作程度為何,我都會在【準備作業】、【劇情流程】這兩階段帶你完成一篇作品,馬上就開始吧!

擁有電影般的視覺敘事,讓筆下的文字化為一幕幕的畫面。

哇哈哈!對於我這種分鏡狂來說,能夠寫這篇真是令人開心!不過對你來說也許是一趟被驚嚇的旅程。別擔心!這篇不影響我們在【劇情流程】的練習,是寫給已經掌握了基本敘事的朋友,不讓你們覺得我在前提、衝突、角色、世界觀與脈絡用了這麼多篇幅,敘事卻簡簡單單就帶過。

只要你確實地讀過上篇【敘事者與觀點】(點擊即可閱讀),就一定可以完成練習!不用勉強自己挑戰跟本篇一樣的敘事方式,我會在之後的【文字調性】、【細說分鏡】、【五感寫作】、【特殊表現形式】課程盡量詳細地教你(想到後面還有28課,好像還滿驚人的)

在上一篇,我稍微帶到不可靠的敘事者。如果是嚴格的定義,它是指劇中角色因為某些因素,好比說謊、失憶、記憶錯亂,而給了讀者錯誤的資訊。所以一般來說,你必須用伏筆暗示這個敘事者可能是不可靠的敘事者,不然讀者可能無法接受大逆轉的結局。

這也許是劇作史上最大的爛尾:「整部作品都是主角的夢境」。

那麼,全知觀點的敘事者能夠成為不可靠的敘事者嗎?肯定不行吧!既然全知,怎麼可以不可靠?至於客觀觀點的敘事者,建議也不要當不可靠的敘事者,因為這樣就違背了客觀的定義。

好,以修正後的全知觀點為例,要怎麼當不可靠的敘事者咧?我們在上一篇有提到,我再找個例子給你看:

「……」沉默不語的阿光,也意識到了對手的等級,看來比他預期要來得高。他在心裡暗自感嘆著「沒想到會是一場折磨人的苦戰啊…」,或許他也後悔了這樣近距離看著佐原與草莓的互動。

敘事者雖然明確地指出了阿光心中的感嘆,但卻對於「是否後悔」做出推測性的結論。想當然爾,就是幫阿光留點面子嘛,而且,也是個伏筆。

那麼,只能這樣嗎?只能針對角色的心境做假設的推測嗎?當然不只。

「所以陪我再回到神社許願吧,剛剛被那兩個白癡打斷了呢。就當作找點零給我吧。」草莓笑道。
「哦?妳知道如果兩個人許下同樣的願望的話,就可以得到幸福嗎?」
佐原拍拍褲子起身,那瞬間,草莓的表情被逆光所掩飾

「其實是一起去遊樂園那天就想問妳的,妳認識一個跟妳同姓,叫作依稚的女孩子嗎?因為妳的姓氏很特別啊,我想說不定是妳親戚咧。」佐原說完,尷尬地乾笑兩聲。
「……就是你看電影那天,叫錯的名字嗎?」草莓的嘴角,有些顫抖。
偶然吹起的風拍打著她在陽光下帶點橘色的艷紅瀏海,巧妙地遮掩了她的表情

以上兩個例子,代表敘事者人也在現場,而且同樣會受物理因素影響。這種做法是刻意讓敘事者很貼近角色觀點,且十足故意地遮住重要的線索。這不能常用,可偶爾用來營造懸疑的氛圍。

另外有時,我們可以刻意抽離,將敘事者變成修正後的客觀觀點,例如:

深夜裡,草莓偷偷地溜到木屋外。倚著門旁的冰冷牆壁,靠在木頭粗糙不平的表面。銀色的月光倒映在她的眼眸,輕抿著的雙唇,在暗地裡下了決心

敘事者擺明是想說些什麼的,因為很清楚地描述了依稚的姿態神情,但卻只給了一句「在暗地裡下了決心」。為的是營造出「依稚心裡有了一些改變」的伏筆。如果抽離更多會像以下這樣:

「別再說那種自暴自棄的話!妳不是想實現跟佐原的約定嗎?還是要我斬了他?」
金髮男孩激動地大喊。躺在病榻上的紅髮女孩看著他,眼裡噙著淚光。病房的窗戶外,晚春的櫻花飄落如雨,像是呼應著這對青澀少男少女的對話。
「不要…我求你千萬不要……」
女孩哽在喉嚨的嗚咽聲,切割著男孩的身體。
看著這樣的她,男孩心疼不已。
「請妳至少給我一個,與他堂堂正正對決的機會。依稚,讓我證明給妳看。」

敘事者雖然有帶出角色的外貌特徵,卻沒指明角色的名字。但是在角色對話中,還是會知道角色是誰。在電影或動畫來說,大概就像是把角色的眼神刻意用陰影遮住的樣子。

嚴格說來,我不確定以上的不可靠的敘事者,是否符合學術定義。但是這很有趣,如果有興趣可以試試。

接著我想請問,你覺得文字敘述的極限在哪裡?
雖然實務上,必須在精確度與節奏速度之中折衷,但是……

我認為文字敘述無所不能。

走進了劇院的二樓包廂中,向下一看,盡是錦飾華服的貴婦人在金黃閃耀的席第間做作地交談。似乎可以聽到她們在討論誰頭上的孔雀羽毛很俗氣,誰的鑽戒其實是便宜貨之類的。

自從一開始,我就無心去看舞台上在演什麼,直到…

『唉唉!給我喝一些曼陀羅汁。』
高昂銳利的女伶聲音將這句話送入我的腦中,如耳語般接近,又如鐘鳴般繚繞。聚光燈下照耀下的妖艷女伶慵懶地趴坐在用虎皮裝飾的王座上,白皙面容上畫著黑色眼線,手腕的金色手環像是纏繞的細蛇;故作姿態的扭動身軀時,胸口由寶石串接編織成的寬大胸飾閃著七彩光芒。

有如被催眠般。我起了身,走向拱型的賞劇窗,踏著座椅站上窗框…

───讓我把這段漫長的時間昏睡過去吧。


「西雅蕾瑟公主!快下來啊!」
少年的聲音讓海市蜃樓般的畫面崩解。滿是典雅雕飾與水晶燭臺的華麗劇院和人們全化為流沙消逝無蹤,只剩下西雅蕾瑟站在療養院的頂樓邊牆上。

明亮的皎潔月光下,西雅蕾瑟琥珀色眼眸的角膜反射著銀藍色水漾光暈。涼爽的高原夜風輕拂著柔軟捲髮與裙襬,將雙手輕置在身後,臉上浮現淺淺的溫柔微笑。

「晚安…不知名的朋友。」
與白天簡直判若兩人的西雅蕾瑟悠然站在邊牆上,似乎不知道從五樓直接墜落可不是好玩的。

想必你注意到這段劇情同時發生了兩件事,當西雅蕾瑟走上劇院窗框後,因為少年的聲音,整個背景崩解了,而且敘事觀點從第一人稱換成第三人稱。而巧妙的是,西雅蕾瑟的回憶中,她站在劇院窗框,回神時,她站在頂樓邊牆上。這就是電影式的分鏡敘事手法,以及這段:

「……是啊。我是沒說。」
噙在眼眶的淚水再度流下,滴落在少年的制服胸前。但是這次的淚中帶著笑容,雙肩顫抖不止的西雅蕾瑟用手指將眼淚拭盡。
「那…你沒事吧。」
「說到這個…可能要麻煩妳找牧師來一下……我的眼前好像變黑了。」
「喂!快醒醒啊!」
倒在地上的少年閉起了雙眼,任由西雅蕾瑟怎麼呼喚就是叫不醒他。



『呃?這是哪裡?』
眼前一片漆黑,還有著黑洞般的虛空感。那種吸引我前進的好奇心與擔心一腳踩空掉下去的理智彼此交戰著。

「啊!伊斯特,來一下好嗎?」
『這是…爸爸的聲音?』
熟悉的聲音在背後喚著我的名字,我下意識地轉過身。

剎那間光線順著我的視線延伸簌地照亮四周。

龐大米灰色石塊工整堆砌成的石柱刻著由同心圓、梯形與錐形等幾何圖案構成的禿鷹圖騰。孤獨的石柱在偌大的草原上佇立著,像被懲罰撐著天空的巨人,是這麼的沉重又寂寥。

祭壇般的梯形建築彷彿少了上半段的金字塔,由一層層石砌基座以相同內距向上疊起。頂上的四個邊角放置圓柱為底的守護神頭像,以誇張的表情露出兩排方正的牙齒,還戴著用各式鳥羽和獸牙裝飾的皮帽。

祂在嘲笑世界嗎?也許吧。

透過少年昏倒之後,我們換了場景,並從第三人稱改成第一人稱。而且在少年轉身之後,原本一片漆黑的背景,忽然全都亮了

接下來這個分鏡應該算是我的代表作了。(大笑)

「瞧瞧這次要送妳的禮物吧?」
托著西雅蕾瑟的下頷,男子用淫猥語氣在她耳邊輕語吐氣。

剎那間灰暗雲霧消失無蹤,只見燈火通明的停機棚中的槍戰被凍結
將黑曜石長刀刀尖抵在地上的黯黑機體,宛若古代神話雕刻再現。豹紋、流蘇、羽毛與牙形圖騰嵌金,環繞攀爬於有如石板的消光裝甲上。面部如野獸露出獠牙般的狂傲表情似乎藐視世間萬物。

在棚架與步道靜止在奔跑姿勢的麥修列亞士兵們對它掃射著。嚴格說來是正在掃射中,但所有子彈的飛行都在進行式中停滯。可以看見彈頭受熱的橘紅色尾部與壓力造成的扭曲,拋出槍機的彈殼也都靜止在空中。每顆子彈在空氣中劃過與頂稍分離的氣流都清晰可見,槍管防火帽噴出的火焰也維持著張牙舞爪的姿態

同在停機棚的HRN-28駕駛員正打算爬進座機的駕駛艙加入戰局,表情像是在吶喊嘶吼著指揮瘋狂掃射的步兵進行掩護;停機棚外另一架HRN-28用手將鋼板棚門扳開,用40mm機砲步槍指著黑色機體的胸口,也就是駕駛艙。

「看哪。美麗的毀滅天使烏魯瓦帕塔,我們又再度見面了。」
壓抑不住內心的狂喜,男子激動地對著黑色機體大喊。
「……誰在駕駛艙裡?」
西雅蕾瑟的聲音像是肺部空氣被抽掉般微弱,顫抖的雙唇好不容易才吐出這句話。
「妳說呢?」
戲謔調侃的語氣像是說著「妳應該知道不是嗎?」。
「自從妳進入那個異教徒的生命後,就注定了會蝕刻出他可悲的命運。」

冰冷的話語從男子的口中說出,讓西雅蕾瑟眼眶噙著的淚水流下。

時間暫停並掃視全場。

很有趣吧~以上三段都選自我的實驗作品《奧羅拉~被詛咒的神之恩典~》,我在這篇作品玩得頗開心的,有興趣可以來看看目前公布的第一章

想必你現在明白分鏡的強大了。套句行銷學的術語說,就是如何「毫無摩擦感」地引導對方。我們來看《南十字星》的開場:

仲夏。
剛降臨的湛藍夜幕,來不及帶走風中的灼熱(空景)。風鈴與蟬鳴都靜默著,釋放懶散感的空氣中(房屋一隅)。少年,在和式的木板走廊,倚著牆壁與矮櫃間的角落打盹(房屋走廊)。這時,矮櫃的電話響起(拉近鏡頭)

「嗚哇!」急忙起身的少年跌了個跤。(角色全身景)
「我…我的腳居然麻了!到底是等了多久啊!!」少年直呼不可思議的哀鳴與電話鈴聲,傳遍了不太大的雙層樓房。

「啊啊…佐原家您好。亞由葉嗎?對啊,我正在等妳的電話…誒?」接起電話的少年馬上拿出親切開朗的語氣與表情,卻突然愣了下。(切至角色半身景)
「這樣啊…果然還是不行嗎?沒關係啦,等妳回鎮上再一起出去玩吧!」少年難掩落寞的表情,但還是擠出了微笑。(表情特寫)

「嗯,我會去祭典的,我會把妳喜歡的那些點心都搶走!然後再把大口大口吃掉的照片都拍下來!羨慕吧!哇哈哈哈哈!!」誇張地大笑,像是告訴電話那頭的女孩「沒關係的,不用在意,我一個人也會很開心」那般。

「那麼,再見…」
『嘟…嘟…嘟…嘟…嘟…』
隨著對話結束而平靜的少年,手裡的話筒還捨不得放下(拉遠,大概是角色半身景)。屋內只聽見話筒流洩出的嘟嘟聲(持續拉遠)

也許你注意到一個光譜了:感情程度較低的客觀描述,營造出的感覺是離角色較遠;反之,強調角色肢體或表情情感的全知或主觀描述,會產生離角色較近的感覺

因此,可以透過敘事觀點與焦點的切換,營造出電影般的分鏡效果。

在本課的最後我們來看看《南十字星》第一季結尾的原文,與漫畫分鏡。

跨出腳步的一瞬間,草莓抓住了佐原的衣袖。

「若是你的吻可以解除我的詛咒,你要選擇公主還是我?」

輕聲的對白,從背後貫穿佐原的身體。
他僵硬地緩緩轉過身,只見草莓濕潤的玫瑰色眼眸緊緊盯著他。

───別讓我捨不得。你知道貓是很容易改變心意的吧?

近到可以感覺氣息的距離,鼓動的心跳聲。
世界變得一片寂靜,就像初次見面那晚,背景已成為一片片的光暈。在他的眼中,只剩下草莓那似乎能讓世界停止轉動的深邃雙眸。

白皙得有如陶瓷般的細緻面容,輕輕抿著的緋唇還在等候他的答案。


───這樣,我們就扯平囉?



一如夏末,那個祭典的夜。
世界重新轉動的前一瞬間,從草莓髮緒傳來的淡淡薰衣草香中。

有海水的苦澀味。


如果這堂課能讓你對分鏡敘事感到有興趣,想要挑戰它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只是分鏡敘事滿複雜的,這就好比你問電影導演與攝影師「要怎麼拍攝一部電影」。我目前還無法估計,如果要把敘事分鏡詳細講完,到底需要多少篇幅。不過,肯定很多。

你可以把基本的敘事學完之後,試著把你喜歡的電影文字化,特別是讓你難以忘懷的場景下篇是【期中考:寫作業送小說】特別活動(點擊即可閱讀),邀請你一同來參加。

對於本文有任何想法與建議,歡迎來信到maro.huang@hukaka.com,我會親自回覆你。如果你有興趣,以下是本堂課的延伸閱讀:

沒有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