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選文章

まろ的寫作教室:第五課【準備作業】元素與世界觀(上)


本文作者まろ,為輕小說《南十字星》的作者,希望能以自身經驗讓更多朋友寫出好故事。感謝授權「內容駭客」網站轉載,特此申謝。

從事劇作創作,就像是駕車。油門、剎車、方向盤互相合作又牽制,必須三個分開教,但整合的程度才是價值。

最近,一直有網友因為「如何寫好小說」找上門。所以,我把自己寫輕小說的經驗,整理成34個主題,分成【準備作業】、【劇情流程】與【寫作經營】三個階段。

無論你是想寫小說傳記企業沿革,這些文章都能給你幫助。不管你的寫作程度為何,我都會在【準備作業】、【劇情流程】這兩階段帶你完成一篇作品,馬上就開始吧!

最理想的情況是,前提、角色、衝突、世界觀融為一體。

哈囉!歡迎回到我們的寫作教室。理論上,世界觀算是比較獨立的劇作元素,但還是建議你從「まろ的寫作教室 tag」確認一下,你是否已經讀完第一到第四課的內容。

這篇我們來聊聊「幻想系」的世界觀,這可能與你認知的「奇幻」、「科幻」有些重疊,但又有點不同。我先明確地定義「幻想系」,再告訴你為何要如此定義。
  1. 主角或反派的某些能力超越了當代的安定力量,且為故事發展的主要衝突。
  2. 以非現代科學的理論,重新定義類似物理或化學的基礎定律。
第一個定義很好解釋,我舉兩個例子,請你稍微思考一下:
  1. 吸血鬼擁有強大的力量,被其吸血的人類也會成為吸血鬼(死徒)。如果以上兩點都成立,即便一名吸血鬼只吸兩個人,以這樣的等比級數發展,一夜之間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會成為吸血鬼。那,在吸血鬼居住的世界,人們是如何倖免的?
  2. 你所居住的城市忽然間出現了高達50公尺的巨大怪獸,戰機坦克都像蟲子一樣被打爆。要如何在它憑這股蠻力把世界給毀滅前,拯救你所鍾愛的城市
好囉,如果你對幻想系題材有興趣,但卻沒想過這些問題,應該會被我問得措手不及。嗯,我先給你參考的答案。
  1. 吸血鬼可能基於文化或衛生理由,並不想直接吸人血。例如《聖魔之血》(トリニティ・ブラッド)的真人類帝國,吸血鬼(長生種)所需的血液錠劑,是由人類以血液換取金錢而提供,並經過加工製成的。
  2. 怪獸可能是因為某些生物本能而來到城市,也許就正如鳥類遷徙仰賴磁場或大氣層的紫外光訊號。如果你發現是某個訊號吸引它來,你就可以想辦法混淆怪獸,把它引回海中。
你發現了嗎?第一項定義要告訴你的是「平衡」。在你我生活的世界,如果遇到了會危及自身安全的情況,可以找警察。警察擁有的武力,可以解決一般人會遇上的問題。但若是你所構想的世界,有某種力量超越了警察,甚至軍隊,你就需要自己創造英雄來維持平衡,讓世界不致毀滅

有些朋友構思的故事設定是「某天,有個無敵怪獸出現在城市,然後一群超能力者……」。就當我會糾結於某些哲學問題吧,這時我通常會說「既然是無敵怪獸,那超能力者能幹嘛?

身為劇作者,如果你認真選用「無敵」來當你的角色魅力點,這種技能天花板無限高的設定,會讓你的劇情無法進行下去。你可以說「因為核爆導致基因突變」或是「透過蟲洞而從別的星球而來」的怪獸。他們的初次侵襲也許會造成重大損傷,但人類至少有個方向去抵抗,不管是捕捉另一隻怪獸來洗腦、以基因工程創造巨大的人造人,或是建造超大的機器人與其肉搏。

或是很巧的,怪獸就像電影《世界大戰》的外星人,無法抵抗地表的細菌,而不得不撤退。

第二個定義主要來自元素論,例如五行生剋的概念。就我所看過的作品,擁有元素生剋論的主要是東方文化的作品,也許就是被中國的五行生剋所影響。



建構這種世界觀真的很有意思,但絕大部分人都低估了它的難度。這樣的設定超脫了你平日所理解的物理或化學等定律,等同於創造一種新的運動或賽棋。

然而有些創作者,為了掩飾設定時的缺失,會用一些類似「局外規則」、「勇氣與熱情」等等因素來逃避這個生剋結構。我只能說,偶爾為之可以,但讀者與作者的關係,永遠是對弈的兩方。要讓讀者折服你精巧的布局,只能創造「他可以理解但卻在預期外」的結果

請你試想一個狀況,你正與朋友玩一盤棋,玩法是你朋友發明的。你手上有著朋友列出的所有規則,但若你朋友為了勝利,不斷去修改規則。最後,你會放棄這場對弈

這種狀況,我稱之為作者的狡辯。

明明事前沒有任何伏筆,卻在重要關鍵的一剎那,忽然有別人出手了或敵人自己倒下了。當作品開始矇混時,要嘛撐不久,不然就是只想靠之前累積的讀者,能撐多久是多久。

因此,當你規劃時,就得要有些考量。舉例來說,假設是五行生剋的魔法冒險世界,除非主角群本來就正好有五個人,不然限制每個人只能用一種元素的魔法,根本是自找麻煩。而且這意味著,這五個人沒有人可以犧牲。光憑這設定結構,就可以推測出最終的結局

也許你的主角最擅長水系魔法,當遇到剋他的土系對手時,可以雙倍犧牲水系魔力,以換得相生出木系的能力,用來對抗土系的對手。而你可以使用伏筆,表現出主角在戰鬥前,正在磨練某種必殺技,讓你的讀者有所預期,但又不確定會如何表現。當你使出「魔力轉換」這大招時,讀者才會既佩服又驚奇

你可設定魔力轉換需要特定的寶物(好比說賢者之石),或是特定的武器防具。為了擊敗大敵而進行的支線故事,可讓你的劇情更加豐富,也更為合理。

在許多高水準的幻想系作品,可以看到嚴謹的設定,例如《鋼之煉金術師》的【等價交換】。這衍生自物理學的【質量守恆定律】,但擁有更深層的意義。不管是現實世界本來就具備的規則,或是你在幻想世界建構的規則,都必須造成角色的衝突與兩難。雖然看起來好像是在找作者與角色的麻煩,但劇作本來就是很傷神的事情。

總之要注意,那種「我覆蓋一張怪獸卡,結束這個回合」,然後還能在危急時憑那張隱藏卡大逆轉的劇情,真的不容易啊!

以上就是我的第二個定義,「規則」的解釋。要讓你的幻想作品順利進行,平衡與規則是最重要的兩個因素。因為幻想系世界觀的運作,會與你的經驗不同,所以你平日累積的生活經驗未必適用,且建構的規則也很容易有瑕疵。

故事推進是個雙方不斷勢均力敵的過程,你在幻想系世界要自行建立規則,如果天秤偏移得過於嚴重,可能就難以挽回。幻想系的世界,作者你自己是球員兼裁判,當你苦思不出劇情的進展時,很難抵抗那種「我就投機取巧一次,反正讀者也分不出來」的誘惑。真的,創作很苦,任何投機的想法,最後都會讓創作者無法自拔,所以請你遠離它

也有很多人覺得幻想系故事比較吸引人,所以特別想創作這類的故事,我覺得這是表面上的事實。幻想系故事的確可以引發獨特的衝突,也可容納多姿多采的各種元素,但它也很容易像隨便亂加料的黑暗系火鍋一樣恐怖

我們以《封神演義》為例好了,它符合我對於幻想系的定義。因為仙人們的力量遠遠高於軍隊,所以商周雙方,各自請支持己方的仙人來參戰。

正如我之前所提的「長篇故事通常是以角色成長為主軸」,主角姜子牙論武力或法力,都不是最頂尖的,但他在整個故事推進中,運用計謀來化解各種危機。而幻想系的設定,讓姜子牙的計謀能運用得更加巧妙

若沒有姜子牙這樣的角色貫穿故事全場,《封神演義》就只是仙人們的軍武展示,你可以用戰鬥力就簡單得出最後的結果。但正因為姜子牙的存在,才能讓故事擁有高低起伏。

角色本身造成衝突絕對是最重要的,適當的世界觀會成為加分項。而加分的程度最高,也最難控制的,就是幻想系世界觀。請記得我的兩個定義,即便你的故事裡出現了亞生物、妖怪,就算故事發生在過去或未來。如果他們擁有的能力不足以推動劇情,那頂多就只是點綴,不是我所定義的幻想系故事。

在本篇的最後,我們聊聊「幻想的光譜」。其實大多的作品都會有幻想的成分,即便是偏寫實的戀愛故事《南十字星》,女主角依稚也有閃過背後飛來的棒球、瞬間移動、原地倒掛金鉤這些不真實的能力。但因為這些能力並沒有嚴重地影響故事主軸(頂多就是影響到受害者),所以可以視作為點綴的元素。

我們以兩位知名英雄─蝙蝠俠與超人當例子來說。蝙蝠俠雖然可以把高譚市警方耍得團團轉,但要征服世界大概不太可能(至少電影版本是這樣)。可是超人就完全不同,超人的能力可以輕易消滅人類,這個衝突點也成為電影《蝙蝠俠對超人:正義曙光》的主軸。

因此以幻想光譜來說,蝙蝠俠是正好進到低標,超人很明顯就是頂端了。這樣的高低落差也讓《蝙蝠俠對超人:正義曙光》的劇本難度特高,理論上蝙蝠俠不管怎麼升級設備,對超人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。好在編劇賜給超人善良憐憫的個性,蝙蝠俠才沒有被秒殺。若你的幻想世界觀能引發這種等級的衝突,又能夠平衡,那我想就是非常出色了

反過來說,如何讓蝙蝠俠(與正義聯盟的其他英雄)不會成為超人的豬隊友,也是個頗艱難的問題。也許你可以參考電影《正義聯盟》給你的解釋,也許經過深思之後,你會有更為精妙獨特的見解。

請記得,我定義的幻想系,與故事發生的時代無關。以《亞瑟王傳說》為例,如果只有亞瑟王與圓桌武士對抗羅馬人,我會定義為【歷史】或【史詩】系。但若是偉大的魔法師梅林參戰了,那就會變成幻想系。如果故事發生在未來,但其科技都是目前的科學可以解釋的,我會定義為【未來】系。除非出現目前科學不能解釋的元素,好比蒸氣機器人、有五層樓高卻行動自如的巨大機器人,我才會歸於幻想系

關於古代的職業、神話或科幻主題的風格等等,我就不在本篇文章贅述了。但我會在延伸閱讀提供參考書目。願你創造的幻想世界充滿魅力與奇想,讓讀者折服拜倒在你的巧思之下。我們下次在【第五課:元素與世界觀(中)-通用要素與脈絡】(點擊即可閱讀)再會!

沒有留言